??这场在孙宏斌主导下的融创业绩会制造出的热点和谈资,远超预期,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本财报季里最精彩的一场业绩会,没有之一。

??房地产里的流量公司入选资格大抵离不开两方面——热门企业和明星老板,如果将二者相加求得一个综合指标,融创毫无疑问拔得头筹。

??业绩上的突飞猛进、董事长孙宏斌极具个人色彩的IP标签、纠缠了一年多的乐视“包袱”,无论哪个单拎出来都是绝佳的流量担当,多条合一注定了这场业绩会一开始就被打上了聚光灯。

??高潮提前来临

??3月27日,既定的下榻酒店里,融创方面仍在紧锣密鼓地与酒店工作人员争取、协调最后的房间安排,随着业绩发布会时间的临近,很多原本不在拟邀请范围内的媒体与融创联系,争取业绩会现场的门票,于是参加人员的名单被逐渐拉长,最终超出了原定计划的一倍。

??3月29日上午,这一节奏被推向了高潮。

??上市公司的业绩会通常分为媒体发布会和投资者大会,前者面向媒体,后者是分析师与投资者专场。两场虽前后脚,但释放的信息量却差异不小。

??部分深谙大开大阖之道的企业通常会在前场谨言慎行、三缄其口,后场则画风突变,高谈阔论,大放利好,两者分开有利于企业收放自如。

??融创则将二者合并为一场,“孙氏”色彩十足,一如既往的直接与爽快。以至于距离开场时间尚有半个小时,偌大的会场已座无虚席,随着时间的临近,会场两侧的过道与后门处也被挤得水泄不通。

??9点整,孙宏斌的亮相引发了不小的欢呼,心情大好的他给予了全场足够的耐心,孙宏斌的目光随着记者拍照时此起彼伏的“孙总,看这里”不停转动。

??长久酝酿后的劲爆

??开场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孙宏斌似乎都在酝酿。

??他认真倾听着每一个问题,不时报以点头回应,但却一言不发。即便问题的开场白指明“请问孙总”,接招的依然是坐在旁边的执行总裁汪孟德。

??第8个问题抛出后,孙宏斌再喝水时,水杯底部已上扬近180度,水杯已空,他转过头对汪孟德说了句:“我去上个洗手间。”

??这个小插曲也是全场的转折点,再回来落座后,孙宏斌开启了个人“talk show”时间,一如既往的率性敢言,金句频出。

??其间现场分析师和投资者对两名记者的乐视问题表达了异议,因为偏离融创业绩发布这条主线。这一矛盾折射出了乐视依然是融创规避不掉的问题,但市场普遍认为乐视对融创产生的负面已然降低。

??2017年,融创实现合同销售金额3620.1亿,相较2016年增长140.3%,权益合同销售金额2656亿,同比上涨155.5%。

??这其中,基于谨慎性的原则,对于乐视相关的投资的减值拨备和按照权益法录得的损失进行了充分的考虑,总金额达到165.6亿元。

??165亿的亏损,计提为零的结果让孙宏斌再一次坦言“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如果不失败也不可能提那么多亏损,我要给股东做个检讨”,他甚至感叹何止壮士断臂,脑袋都砍了。孙宏斌说,“我从来没后悔过任何事,做生意肯定是有输有赢的。做10件事,有8件事赢了,2件事输了,这个公司就挺好。”

??孙宏斌倔强道:“很多人说我们做绿城失败了,做佳兆业失败了,做雨润失败了,我们全失败了不还是发展这么快吗?”他将其总结为痛苦和吃亏都是成长,这是转型中的代价。坦言投资乐视是看中消费升级,这一逻辑放到现在看依然是正确的。未来会继续看好大消费板块,文化和旅游是诗和远方,融创投资的就是诗和远方。融创接下来要成立文旅集团,和地产板块分开管理。

??面对乐视网(4.780, -0.34, -6.64%)的现状,孙宏斌也流露出了无可奈何。

??他现场发问,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吗?有的话可以告诉我。现在乐视网想要做增资的话,需要两年的盈利,所以做不了增资。“我在乐视网占股8%,我再借他100亿元,我傻X啊”。

??孙宏斌眼里的乐视明天

??对于是否会把乐视便宜卖给接盘者,孙宏斌表态,“你帮我问一下有人要买乐视吗?我打折卖给他,九折,真有意愿的话还可以再商量。”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孙宏斌的无底线妥协,末了,他不忘加上句:“价格不合适我也不会卖的。”

??孙宏斌现场描述了对乐视系的业务展望。“乐视的事情,(首先)乐创文娱这是可以做的,这跟上市公司没关系,现在叫新乐视智家,以后可能还要改名字。下一步五六月份还会做一次增资,我们是看好的。今年要超过600亿,美国去年电影收入110亿美元。乐视网对他们没有任何帮助,这个公司没有钱就运营不下去,可以增资,请别人来合作。”

??只玩消费升级

??被问及是否关注贾跃亭造车,孙宏斌称,全世界投资只有两个方向,一个科技创新,一个消费升级,“科技创新我们从来不看,我看不懂那玩意,但消费升级我看得懂。我心态特别好,别纠结,过去就过去了,往前看。投资失败也好,出了问题也好,不会影响我们消费升级投资,科技这方面我没有这个能力。”他确定地表示,贾跃亭造车“让我投是不可能的”。

??相继接盘了万达和海航的项目后,孙宏斌被冠以一句“侠之大者,为国接盘”。生意人孙宏斌希望“在商言商”,强调这些合作对融创来说就是个生意。他颇为看淡外界的评价:“我从来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我对我形象管理得特别好,本来我的形象也不怎么样。”

??相较于交易对象的敏感性,他更自豪融创在并购市场积累的声誉,“什么敏感不敏感,万达的事别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去谈,王健林第一个找我谈我们就成了。并购是没有市场的,我现在每天都收到无数个信息,卖什么的都来找我。这种经验和口碑,我们是在吃亏中成长的。”

??调侃碧恒万

??近期头部房企碧桂园、恒大、万科均释放出对于“行业第一“目标的淡然。那么,融创是否有计划向更高位置发起冲击?

??孙宏斌表示,“我小的时候争过第一,长大后觉得没意思就不争了,其实你们都知道很多班级里的第一名最后通常都不怎么样。他们(碧桂园、万科、恒大)现在才有这个意识,说明还是有进步的。”

??这番话背后透露出很有意思的两极分化。

??行业顶端房企们的心态开始“收心养性”,不再与数字玩赛跑。而中型房企们则一个个奋不顾身站上赛道,标语口号齐上阵。

??2018年融创预计总可售资源超过340个项目,金额为6745亿元,现场给出的保守目标为4500亿元,而这一目标显然隐藏了孙宏斌太多的野心。

??融创信奉的打法一直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2015年至2017年两年间融创销售额从682亿元升至362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30%,这是前十名房企中的速度之最,高周转、快扩张已经渗透进血液中。

??此外,融创手中握有大量优质土地资源,总货值3万亿的土储中超过96%位于一二线及环一线城市,这些通过二级市场获取的土地性价比极高,平均成本仅为4728元/平方米。

??对于2018年,市场普遍认为,三四线城市在“去库存”政策逐步淡出下压力将增大,一二线城市则有低位反弹趋势。

??除了土地和拿地能力外,融创更令对手忌惮的是攻城略地的竞争力,主要是能够迅速进入目标市场且实现深耕。

??数据显示,2017年天津、重庆、杭州、无锡、西安五个城市的销冠均被融创拿下,其中西安融创进入仅3年;无锡作为一个二线城市为融创贡献了超过200亿的业绩,融创占据了无锡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越来越多的城市成为融创的票仓。

??孙宏斌的下一站会在哪?

??记者 孙婉秋